您现在的位置是: >> 首页 >> 行业聚焦>>热点关注

中国医生集团联盟在北京宣布成立,他们想要做什么?

作者: 来源: 日期:2016/2/29 10:50:27 点击数:

         2月27日,7家医生集团在北京宣布组建“中国医生集团联盟”,期望通过合作、交流、共享的方式推进“医生集团”这项新业态在中国的成长与壮大。

 

        这七家医生集团分别为:张强医生集团、广州私人医生工作室集团、冬雷脑科医生集团、沃医妇产科名医集团、宇克疝外科医生集团、永春男士整形医生集团、旭光颌面外科医生集团。

       创始各方还签署了《中国医生集团联盟共识》,旨在“共同探索医生自由执业、多点执业,构建国际化医疗服务体系,共同为患者提供最具价值的医疗服务。”《共识》还表示,要多种形式支援基层、贫困地区医疗,积极参与公益慈善事业,坚持科研和临床创新,打造国际化学术交流平台。共同推动社会办医、商业保险、医学教育及移动医疗发展,积极参与医疗改革,弘扬医界正能量。

 

        上图为中国医生集团联盟的logo,七片叶子代表创始的医生集团联盟;叶子向上立起,寓意蓬勃发展;叶子的七色则代表开放、多元、包容。另外,叶子下方绿色的地平线象征医生联盟的健康土壤。

        不过私下里也有个小问题,如果以后医生集团多了,叶子还会加吗?

        以下为选自动脉网VB群访谈关于医学集团联盟成立各方的解读

        张强:下面有请林锋教授来谈谈我们这次医生集团联盟成立的背景,以及未来我们医生集团联盟想做什么。

        广州私人医生工作室集团 林锋:

        由于我们现在还没有一个很完整的模式,每个医生集团各有特点,我们各自遇到的困难和挑战也不同,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沟通平台来达成一些共识。而且成立联盟后,我们可以彼此沟通,分享各自在发展中的经验,例如:怎么跟政府协调,怎么样向民众宣传,怎么与媒体沟通传播我们的正能量,这都是医生集团联盟未来起到的作用。

张强:下面有请谢汝石教授来谈谈医生集团联盟成立得到了哪方面的支持以及我们在政府的互动方面有哪些重要的政策信息。

       广州私人医生工作室集团 谢汝石:

       今天在成立大会上我讲了一句话,所有读医、行医的人都怀着一种情怀,实际上今天我们也是带着这种情怀,来北京成立了中国首家医生集团联盟。昨天我们把成立中国医生集团联盟的想法跟深圳市卫计委的领导做了汇报,当时卫计委领导就给我们发来了贺信,这个贺信已经转到我们各个群里面。而且今天早上廖新波也给我们发来了贺信。

张强:下面有请三剑客成员之一张子谦医生来谈谈从医生的角度看医生联盟的成立具备哪些意义?

        私人医生工作室集团 张子谦:

        我刚才听了我们两位联合创始人的体会,我也从医生的角度来讲一下我的体会。

        我们都知道,医生长期以来都是单位人,单位人这种方式行医,意味着我们不需要考虑太多的行医以外的东西。一旦从单位人跳到社会人行医,不仅有一些行医酬劳财务方面的一些问题,还有跟商业保险对接、医疗医务管理方面的问题,都会随之出现。

        在加入中国医生集团联盟后,我们可以通过共享一些适当的资源为我们从单位人变成社会人的角色行医,提供一个最大的便利,真正的解放医生的生产力,让我们优质的医生可以专注的行医,这个是我很深的一个体会。

张强:下面我们有请著名的龚晓明医生来谈谈,怎样从一个妇产科专家成为一个自由医生以后,从事于互联网的企业,创办了风信子,请他谈谈他的思路。

        沃医妇产科名医集团 龚晓明:

        今天我代表的是妇产科医生集团,我们联合创始人康慨教授也在场。张强是我从体制外行医的一个老师,两年前我在上海跟他讲多点执业,他跟我说要做自由执业。确实从去年开始,我已经完全的自由执业了。

        十七年前,我创建了中国妇产科网,在做这个过程中,发现患者在就医时,一个很重要的需求就是对知名医生的医疗服务的需求。所以,我们从去年开始就在筹备妇产科医生集团,也会在3月16号正式发布。

        和各个医生集团不一样的是,我们的医生集团是把行业里面近90多位来自于全国各地包括台湾和香港的知名妇产科医生聚拢在一个平台上,我们希望这个平台能给知名的妇产科医生提供一个体制外的医疗领地,也希望这些知名的妇产科医生能面向基层的医院提供技术输出。这是我们最近的一个想法,希望今后得到大家的支持,谢谢!

张强:下面我们有请上海著名神经外科专家宋冬雷教授,他在去年正式成立了冬雷脑科,据我所知他的业务发展非常迅猛。在这里我们请他介绍一下他的情况和未来打算。

        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创始人 宋冬雷

        我们脑科医生集团从9月份成立开始到现在将近5个月,应该说发展的还是很快,我们采用的模式是张强医生提出来的PHP 模式,就是医生集团跟不同的医院签订职业的合同、协议。用医院的手术室、护士、麻醉等来完成手术,我们这边是提供开刀的专家、管理的医生和病人资源。这样跟医院是一个双赢的模式,我们业务发展比较快,5个月脑部手术量已经达到了150台,营收平衡点基本上已经到了。

        我想这个主要是基于我们有几样因素,第一个我们有很好的技术,把病人看好这个是第一重要的。第二点是靠良好的服务,我们会给合作平台反复的强调,去推行我们优质服务的理念,让病人在整个住院过程中享受医疗服务,让病人觉得看病流程很顺畅。在这个基础上,价格高一点点,病人还是完全能够接受的。

        当然我们也有一定的市场意识。酒香不怕巷子深,我相信只要病人能够知道我们,我们的技术和服务就会让更多的病人蜂拥而至。因为一些大医院住不进去,就算住进去也得不到好的透明的服务,一些病人就会转到我们这边来寻求更好的服务。

        所以,无论自由执业医生也好,医生集团也好,对我们未来的发展应该充满信心。未来我们会扩张,甚至是招更多的医生集团来加盟,把我们优质的服务和理念,特别是医生和患者双赢的和谐的医疗理念传播出去,这是未来我们要做的事情。

        张强:下面有请鲍宇克医生,来介绍一下他们今天作为一个独立的医生集团出现的时候,在转变的过程有没有出现一些困难,然后他是怎么考虑的?

        宇克疝外科医生集团 鲍宇克:

        在医生集团的运营和发展过程中,我发现不同的专科具体的设计和流程上面有一些差别。

        所以我们想是不是在不同的学科发展过程当中,建立不同的集团,每个医生集团着力于建设自己的团队是不是更理想,基于此我们在2015年10月份开始独立经营。

        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碰到了一些新的问题,原先我们在张强医生集团下面,有统一的团队和客服,以及统一的市场的行政部门,分离以后我们就要开始重新构建,这需要一定的过程。

        不过我们经过将近4个多月的建设,已经在北京朝阳区、上海浦东新区拥有了两个临床基地,开始有优秀的团队、客服以及助理,公司注册以后我们会有市场各种各样的行政人员的配备,我想会越来越清晰。

        随着医生集团的专科化发展以后,我们也得到了市场的认可,业务量逐步上升,非常明显的看到患者对专科医生集团的一种认可,我想这些都得益于医生集团运营中、服务中体现出的专业化以及对整个医疗过程的专注。

        今天医生集团联盟的成立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交流学习平台,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宝贵的机会,谢谢大家。

张强:张强医生集团作为股东经历了鲍宇克医生外科集团整个发展过程,将来它是一个独立的医生集团来运营,我们相信它的主观能动性会有更大的发展。

        下面有请永春男士整形医生集团创始人王永春谈谈成立一个整形医生集团,如何在市场里面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以及未来的规划是怎样的?

        永春男士整形医生集团创始人 王永春:

        目前我们提到整形就是美容,一提到美容就是女士整形,男士整形如何获取自己的市场定位?如何开拓自己的客户源?如何进行品类塑造这些问题?这是一个医生希望自由执业就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男士需不需要做整形,我想这个答案是毋庸置疑的,男性也是需要做整形的。男士整形的心理驱动力、审美价值观、目标需求、治疗的差异性,这块在市场上没有一个专业的医生集团好好的研究过,这个是空白点,空白点意味着什么,就是你的潜力所在。

        我是整形外科医生出身,在我离开体制的时候,所有的手术我都做了,女士整形也做。离开体制以后,我们在市场上如何来获取我们相应的客户源,这个是很现实的问题。基于这样的考量,我们对西方国家、欧美发达国家的整形趋势做了调研,而且美国有报告指出男性整形近5年占46.6%,从这些调研数据来分析,我们提出一个很清晰的定位,就是男士整形。

        今后我们说男士整形,实际上是一个更广泛的概念,医学整形只是当中一个概念,或者说它是一个核心概念,而我们专业美容会有一个集团来处理这个事,就是对男士形象进行整体设计,这是我们今后扩展的方向,就这点而言我们只要提供一个合适的产品给合适的人群,这就是我们的生存之道,谢谢大家。

        张强:想问一下王医生,为什么是你们来组织男士医生集团,你们在这方面有什么技术优势吗,还是说就是为了生存,别人做女性我们做男士。

        王永春:张医生的问题提的非常好,我们有了这个理念之后如何把它转化为适合市场需求的一个产品,这个是我们首先考量的问题。

结合男士自身的特点,我们从技术层面来说不管是手术还是其它,我们是整体考虑的。比如说以手术为主,结合各种微创无创的方法,对男性面部年轻化及市场需求量很大的需求,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现在很多市场上的整容都是很片面的,没有站在整体的高度来考虑,比如客户一来,说有点皱纹,就拉拉皱,皮肤上有色斑就打激光。

        还有就是在医疗整形这块男性和女性还是有差异,基于这样的考量我们把男性整体这块挖掘出来,提供给患者最需要的一个服务,就是我们的优势所在,而且这样对一个自由执业医生走向市场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

        张强:刚刚王医生谈了男士整形这块领域是他作为一个市场切入点,我觉得是值得很多医生集团借鉴和思考的。另外王医生过去在男士整形方面积累了很多的经验,我想也是他选择男士整形作为切入口的重要原因。

        下面有请我们最后一个医生集团的创始人旭光口腔颌外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卢旭光医生,来讲讲现在的医生集团具备哪些优势和挑战?

        旭光口腔颌面外科医生集团创始人 卢旭光:

        卢旭光:我是去年下半年离开了工作将近5年的北京大学口腔医院,加入了医生集团。

         我觉得对于一个口腔医生来说,离开体制并不是很难,然而对于颌面外科医生而言是很大的挑战,要么转去全科去做齿科,要么就是留在医院里,因为这个需要很多的学科的配合,在诊所层面很难开展,必须有足够大的机构,足够大的手术室和相应的器械才能够开展。

        目前有了医生集团这样一个选择,我们可以有条件和医院进行合作,这样就会有很好的条件协助我们完成非常漂亮的手术。

        所以我希望对颌面外科这个专业来讲,大家可以大胆走出体制,不用拿自己不擅长的齿科来生存,可以用自己更擅长的颌面外科来服务社会,服务大众。

        张强:我再问一个问题,我们的口腔医生在社会上非常缺,当时为什么不是选择说我自己去到诊所里面做,或者是到医院里面做,而是选择说作为一个创业者的身份来创办一个口腔颌面外科医生集团,这个您是怎么考量的?

        卢旭光:确实对于很多颌面外科医生来讲,转到诊所工作是一个很好的出路,很多是因为收入或者机制的原因会转去做诊所,获得一个比较好的,比较轻松的生活条件。

         但是就我们国家情况的来讲,一是全国口腔外科医生流失严重,二是我们的病人非常多,很多需要排队住院,耽误病情。所以我们更希望通过努力给口腔外科医生创造一个新的平台,能够更好的服务患者,同时获得自己应有的收入。

         张强:从我自己的经历来看,在现阶段出来创办医生集团,除了技术实力以外,还是需要一些理想和梦想的,因为整个国家的环境和土壤还不是很成熟,医生集团创办的压力无论是心理还是精神都是非常巨大的。

        精彩问答

        1)请问医生集团联盟的合作形式是怎样的?是否是共同采购,病源共享,以一个整体对外签约,甚至整体运营,进行整合融资吗?

张强:实际上我们联盟是一个松散的组织,在这个松散的组织上面,不同的医生集团有它自己的发展模式,但是我们在价值观上面,我们都是有共同的一种认识。

        在一些方面,我们会有一定自己联盟的约束,病人的资源共享,我相信未来是自然而然的过程。实际上我们在联盟成立之前,我就会将在上海的脑外科病人转诊给冬雷脑科,因为我对他的非常了解,所以病人资源共享这是自然而然的过程。

        对于集体签约也都是有可能的,实际上今天到会的还有一个特殊的嘉宾,是和睦家总裁李碧菁,她希望我们的医生集团联盟能加入到和睦家的发展过程中。

       林锋:成立医生集团联盟主要的还是资源共享经验,我们也欢迎其他的医生集团不断的加进来,壮大联盟的力量。只有当这个联盟匹配更多的资源时,病人对医生集团的信任度也会随之提高,我们也能够通过医生集团与医生集团的联合,能够更好的解决单个集团不能解决的问题,这是我们未来能做的一件事。

        2)有很多医生都在问,自己是泌尿外科、口腔科、皮肤科等等科室的大夫,是否可以加入医生集团联盟?医生集团联盟对这些其他学科的建设有没有考虑?

        张强:关于其他专业的问题,第一步是已经成立的这些专科来成立一个联盟,未来肯定还是要扩展的,肯定需要更多的医生加入,形成一个全国性的大的联盟,这样才可以得到政府、百姓对我们这种新模式的帮助推动。

        对其他的专业怎么加入,我个人想法可能是需要大家各自有带头人,成立不同专业的医生集团,然后你们成立了之后,加入我们的联盟变成一个更大的家庭。而且在成立专业的医生集团过程中,我们的联盟也可以给他们提供帮助,比如提供一系列的成立、注册、运营、营销以及一些管理运营的方法和技巧。最终大家一起把这个事情做大。

       而且我补充一点,我们并不排除制内的医生集团,体制内外的医生集团都可以加入这个联盟,一起探讨发展。只是为了保证我们的品质,在加入时会有一些章程来进行确定,让符合这些章程条件的加入进来。

       当然,联盟很重要的一点是帮助、扶持更多的医生走向自由职业,最后壮大成一个所有的学科都可以加入的大联盟。

        3)有专家说,现在的多点执业或者自由执业其实只是权宜之计,真正的最先进医疗模式是有基础设施配备的“多学科综合诊治”的而不是独立出来成为一个个小小的组织?您怎么看“多学科综合诊治”模式?

        张强:医生集团绝对不是一个小小的独立的组织,它让每个垂直程度做得很深的医生集团得到一个横向的发展,实际上它是以后最理想的状态是一个多学科协作的平台。

        4)医生在医生集团联盟中的职业成长规划是怎样的?医学生及青年医师如何为医生集团这股新生潮流贡献力量?具体怎么参与其中,能做些什么?

        龚晓明:大家不要只看我们现在在国内做的事情,要比较在全世界各地成熟的医生的成长过程是怎样的,一个青年医生从医学院毕业以后都要进行培训,甚至在完成住院医生之后,还要进行一个培训。就是说你没有成为一个有能力的专家级别的医生之前,恐怕自己要单干这个是不太可能的。

        如果我们医生集团规模壮大到台湾的体系规模的时候,整个医生集团里面也可以完成对医生的培训,尤其是专科医生领域的培训,都可以在医生集团里面完成。当然短期之内,在国内没法接受在医生集团里面完成这样的事情。现在的青年医生,扎扎实实把自己的本领练好,把服务病人的能力练好,把服务病人的心态练好这个才是关键的。

        鲍宇克:我觉得青年医生在医生集团里也可以得到很好的成长,但是要看医生集团的规模大小,还有一些业务量的大小,要量身定制才行。

        我们的医生培养也可以由我们自己来做,我们在座的医生都是创始人、博导、硕导,完全有能力来培养医生,可能我们培养跟公立医院培养存在一些区别,因为我们更注重临床的培养。我相信随着医生集团的壮大,会给年轻医生提供越来越多的培养机会,只是目前还是初创期,大家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未来一定会有的。

         张强:关于年轻人培养,我非常赞同两位教授的发言。年轻医生在体制外获得的一些知识或者技能是体制内一辈子学不到的。所以从这点来讲,过去我们担忧的离开体制以后学术机会会少了,我觉得这个不是跟体制有关系,是跟个人有关系,跟医生集团有关系。

所以,将来我认为医生的培养,可能是体制内外联合,这种模式可能在中国现阶段更为可行。

        5)请问宋冬雷医生,刚才听您讲到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参照的是张强医生集团的模式,能否具体介绍一下您的团队构成,医生年资比例等,还有您目前合作的平台有多少家?在选择合作平台时,有什么样的标准?

        宋冬雷:每个医生集团的模式都有所差别,我们脑科医生集团,主要是以手术为主的一个比较大的医生集团,现在的经营模式一半是医生,一半是非医生,医生主要的精力还是在专业上面,非医务人员主要支撑这些医生更好的为病人服务,比如说客服系统、财务管理、运营、品牌电视等等。目前我的的团队里面大概是一半对一半,但是未来可能比例会有调整,医生可能会更多一些。

        我们医生集团的医生年资各个阶层的都有,主任医生、副主治医生比较多,接下来我会增加医生人员的招聘力度。我们目前已经签约的机构有三家,还有一些公里医院和民营机构在和我们洽谈,我相信平台越多,医生招的越多,医生越多我们会选择更多的平台,这样集团会慢慢的扩展出去。我的目的还是很清楚,希望越来越的医生走自由执业。

        6)我是一位主治医师,想加入医生集团,具体应该怎么操作?需要达到怎样的条件医生集团联盟会给每个医生集团除了影响力上的提升,还能带来什么好处?

宋冬雷:任何一个联盟给他的会员带来的价值是多方面的,实际上包括资源的整合、配置,单个的医生和医生集团有可能是达不到的。整合起来的力量有很多的放大,不论从政策的支持、公众的参与度、媒体的关注度、政策的导向等方面来讲,和我们团结一起的资源实际上是最重要的。任何医生集团发展所需要的政策资源、资本资源、技术资源、学术资源,我们都可以以联盟的方式来进行调动。一个人是难以达到的,所以我全力支持医生集团的发展。

        第二个是体制内的医生要加入医生集团有点难度,因为我们要求是全职,这样你才可以全身心的投入进来,全力以赴为病人服务才有可能把自己的品牌树立起来,共同把这个事情推的更快,如果你不想离开体制,你不妨参加一下体制内的医生。我个人经验是只有把身上的枷锁都去除,舞才可以跳的随心所欲。

        7)医生集团联盟的合作形式是怎样的?是否是共同采购,病源共享,以一个整体对外签约,甚至整体运营,进行整合融资吗?

张强:医生集团的内部成员之间组织形式有各种各样的,目前市场上基本的状态大概有三种,一种是股份制,早期的主要专家都是这家公司的股东。随着医生集团的发展,也会出现一些合伙制的医生集团,类似于律师事务所。未来的医生集团当中也会出现有全职的,有股东身份的医生,也会有只是来分成的医生,比如说多点执业,还有我们也会雇佣一些医生作为我们的后续人才培养,这些形式都会存在。

        8)在提升基层医疗机构技术水平方面,医生集团可以发挥哪些方面的作用?

       林锋:我们最近提出了一个专家引导型的办法,并且得到了深圳市政府的认可,所以我们集团拿到了深圳的一个项目,就是和医院联动进行专家引导的基层培训和基层建设。我们未来可以去基层帮助我们国家做强基层的一些工作。

        9)医生集团除了和医院,还会与哪些第三方平台进行合作?

张强:我们现在合作的除了医院和医疗器械公司,还有虚拟现实技术,最近签也了一个合作。另外我们也和腾讯合作,开发移动互联网的产品。

         将来我们医生集团联盟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要从专家医生的角度给移动互联网产品进行测评,我想这个会推动互联网产品更加贴近临床需求,更加贴近市场的运用。

        张强:因为时间的限制,今天的分享到此结束。大家如果还有问题,以及继续关注我们每个季度的季会。我们医生集团每个季度都会有一个季会,这个季会也希望和动脉网继续合作,下一个季度会会在深圳,我们也会提早发布,谢谢大家!

 

 

 
上一条:【实战】OTC连锁药店开发及上量四大对策    下一条:“手机看病”APP如何每天开出千张电子处方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友情链接|信息反馈|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武汉医药行业协会版权所有 鄂ICP备07503048号 网站访问人数:
地址:武汉市汉口建设大道538号D座1607室 电话:027-85490452 传真:027-85490452